【救人联盟5之1】梁明达携儿参加义消队英勇父子兵灭火救人成榜

  • 2020-06-13
【救人联盟5之1】梁明达携儿参加义消队英勇父子兵灭火救人成榜【救人联盟5之1】梁明达携儿参加义消队英勇父子兵灭火救人成榜【救人联盟5之1】梁明达携儿参加义消队英勇父子兵灭火救人成榜【救人联盟5之1】梁明达携儿参加义消队英勇父子兵灭火救人成榜【救人联盟5之1】梁明达携儿参加义消队英勇父子兵灭火救人成榜【救人联盟5之1】梁明达携儿参加义消队英勇父子兵灭火救人成榜【救人联盟5之1】梁明达携儿参加义消队英勇父子兵灭火救人成榜

梁明达在中学毕业后,便只身到柔佛工作,直到2007年才返回位于吉打双溪大年的家乡,找了一份当保安员的工作,不巧,家乡那一年却发生森林大火,差点烧了他看守的工厂,而此事也令他对义务消防员留下深刻印象,并燃起他心中一团梦想的火苗。

过后,梁明达决心加入双溪大年义务消防队,想要帮助更多人。于是,他从基层开始做起,转眼间,他的救火生涯已踏入12周年。现年40岁的梁明达,两年前在队员们的支持下,终于当上了主席,从此扛上带领队员灭火救人的重任。

梁明达说,每当火灾发生时,他必定亲赴现场,才能对“兄弟们”的安全感到放心,其实,这“兄弟”二字也包括了他的宝贝儿子俊彬。

脱下制服,梁明达在家裏就是一名严父,由于俊彬从小比较黏妈妈,所以,他从未想过儿子能够继承其衣钵,加入义消队和他一起奋斗。

现年17岁的俊彬是在13岁那年自告奋勇填表格加入义消队,扬言要向爸爸看齐。

他说,爸爸是一个要求很高的人,偶尔也会和他分享救人灭火的故事,让他从小就在耳濡目染的情况下感受到当消防员的责任,并慢慢培养出对灭火工作的热情。

他也不否认自己是因为受到爸爸的影响而加入义消队的说法,且觉得这份工作的意义深远。

梁明达笑称,他想不到救火故事后来会成为他和儿子的共同话题,久而久之,他们的关係渐像兄弟多过父子。

“俊彬现在很爱找我聊天,也常向我请教灭火时所面对的问题,包括要如何援救等等。”

棺木厂发生火灾  父子首次携手上阵

梁明达披露,随着儿子俊彬逐渐长大,从2016年开始,他每次出勤时都会带上俊彬,让儿子能亲身接触火场,但因俊彬未满18岁,所以只能负责场外工作,包括支援在前线奋斗的父亲和其他消防员。

2016年某日下午,联青花园一间棺木製造厂发生大火时,梁明达和梁俊彬父子俩第一次携手上阵。而经过这一“役”,俊彬也开始了解,为何爸爸每次出勤回来时都是“灰头土脸”,而那可是爸爸用性命去搏斗后留下的印记。

虽然俊彬已考获摩多驾驶执照,且可随时只身出勤,但父亲梁明达还是不放心让他独自出勤,更何况梁明达一直坚持,确保每名队员平平安安,就是作为一队之长的责任。

因此,这对父子在“上战场”时总是形影不离,而这也让俊彬对父亲的敬爱日益加深。

回想起二条石收破烂工厂的那场大火,梁明达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。他说,他们是第一支到场施救的队伍,在拉好水管灌救之际,火场中突然传出巨大的爆炸声,接下来,火舌犹如椰树般高,吓得他以为队员出事,马上通过对讲机和队员联繫,当对讲机传来队员的声音后,他才鬆了一口气。

“很多人以为消防员都是铁打的,但他们与普通人一样也会受伤,只是他们曾接受训练,知道如何灭火及拯救。”

对于一些不明就里并责怪消防员失职的民众,梁明达只感歎说,在他们卖命灭火时,可是背负着救人救命的使命,但火灾无情,有时候难免会发生力有不逮的情况。

“不瞒你说,在灾场看不到队员或孩子时,我也会很担心,而对讲机就是我们之间唯一的联繫工具。” 

半夜常接救灾通知  吵醒妻子无怨言

梁明达为人讲义气和乐于助人,多年来都获得亲人与朋友的支持,当他在前线冲锋陷阵之际,不但有家人作后盾,同时也有一群兄弟愿意与他一起出生入死,让他一路走来,虽然险关重重,却也乐在其中。

梁明达与42岁妻子傅秋萍育有4名子女,即现年17岁的俊彬、13岁的俊杰、11岁的菀芹及9岁的俊宏,妻子目前是全职家庭主妇。

参与义消队是没有领薪的,但工作往往比正规消拯员来得多。由于义消队是受到民众委託及捐助而成立的,因此,只要义消队接到民众的求助,他们都不敢怠慢,甚至得放下手头工作于第一时间赶抵现场协助。

梁明达说,即使是半夜在睡梦中,一旦接到求助资讯,他也会马上起身赶到灾场,所幸,他获得妻子的谅解与支持,让他可在无后顾之忧的情况下灭火助人。

为了回报家人的支持,他也答应过家人会好好的照顾自己及注意安全。他直言,妻子在他刚加入义消队时,常会被对讲机的响声吵醒,但久了就习惯,有时候,妻子睡到一半醒来看到他没在身旁时,就知道他出勤了。

学校举办消拯课  邀父入校指导同学

梁俊彬不但加入义消队,他在学校也是消拯队组织的一分子,每次学校要举办消拯课外活动时,他都会自动请缨要爸爸前来指导同学。

梁俊彬相信,他父子俩同当消防员的事蹟,将可吸引更多同学加入义消队。

青黄不接一直是许多社团组织所面对的困扰,但梁明达说,他目前已不再担心义消队无人接班,因为他的儿子不久前才召来一班同学加入其中。不过,火场不是游乐场,所以绝对不能儿戏,也因此,梁明达对所有队员都一视同仁。“身为消拯员,每个人都得经过特定的训练,才被允许进入灾场,而整个过程更需有经验丰富的队员从旁监督。”

目前,双溪大年义务消防队的活跃队员有40人,该队副主席黄达进是梁明达的战友,彼此相识十多年。他说,黄达进是个细心的男人,且平日都很有耐心的教导后辈。

灭火救灾后拨电报平安

多年来,梁明达与妻子已建立了一道很稳固的信任城池,妻子对他绝对的支持与信任,让他深深感激。

“夫妻良好沟通非常重要,我常主动讲述当天救灾的情况给妻子听,这也成为我们的日常话题。”

为妻者傅秋萍则说,丈夫加入义消队能为社会付出是一件好事,因此,她很支持丈夫,且也鼓励孩子向父亲看齐。

“孩子能成为救火英雄的确让我骄傲,但我平时还是会唠叨一下,要他们父子小心行事。”她披露,灭火后打电话向家人报平安,从前是丈夫的责任,如今也是儿子的责任。而对傅秋萍来说,接报平安电话已成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向父学习  灭火救灾知识

“基于俊彬热心助人的性格,让我们父子俩得以在同一个团队,一起为民服务。”梁明达说,这对他们父子的关係来说,是利多于弊的。

俊彬加入了义消队之后,也更能体谅爸爸。梁明达披露,儿子加入义消队后,更能了解他平日甚至假日鲜少在家陪伴他们的苦衷,同时也知道火灾及其他意外事件的发生是无法预料的。

俊彬在义消队裏扮演辅助爸爸的角色,而其主要工作是负责检查消防车设备、仓库管理、记录出勤报告,同时也在学习着领导一群同龄的年轻队员,并与他们沟通,教导他们灭火救援的知识,并与他们分享他的经验。

俊彬所学的消防知识,大多来自父亲的教导。

“在这过程中,他遇到不明白的部分时,都会主动问我。因此,我与他的沟通比以前还频密,这无形中让我们父子俩的感情更进一步。”

在执行每一次的救灾行动时,梁明达和儿子俊彬也有更多机会一起经历苦与乐,而这些都是他们难得的共同经历与回忆。

“在救灾的过程中,俊彬与我难免也会有磨擦或意见不同,但他最终还是会服从我的命令,执行我给予他的任务。我希望他能好好学习,并与我更好地配合,以便一起完成各种各样的救援任务。”

梁明达说,他和儿子是本着为民解困的使命感,为双溪大年的民众服务,而他也觉得能为民众服务是他们父子俩的荣幸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