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年代全台最「文青」的一条路:天天都是买书旺季、整条街全是

  • 2020-06-05

(中央社)

曾经成为全台最大书街的重庆南路,如今顾客不复以往。重庆南路书街促进会今年与拥有40多万脸书粉丝的「无奈熊」合作,4月29日起推出优惠活动,为期16天,希望找回流失的书店顾客。

重庆南路书街以前是台湾规模最大的书店商圈,全盛时期超过100家书店在此,每间都大排长龙,人潮络绎不绝,但随着时代演进,现今只剩约10多家书店苦苦支撑,顾客多是中高龄民众,年轻人则改以网路购书。

重南书街促进会与无奈熊合作,以「无奈熊陪你逛书街」为活动主题,结合33间商家,从4月29日至5月14日各商家都有不同优惠折扣,而民众在指定店家消费满新台币200元以上,集满8张发票或单笔1,600元,即可兑换无奈熊限量陶瓷豆筷架组,且期间当日消费满300元,还提供宅配到府服务。

重庆南路书街促进会理事长沈荣裕说,书街不行销、转型,就会淹没在时代中,无奈熊深受年轻人喜爱,希望藉此吸引更多年轻人到书街消费;另外,活动也与周边三家咖啡店合作,只要持指定商家单笔超过500元发票,即可以半价购买咖啡。

沈荣裕指出,民众可在重庆南书街购买不同类型书籍,比起在网路购书更有温度、趣味,未来将和漫画家合作,彩绘历史意象的涂鸦,把书街变成兼具文化深度和书香气息的景点。

台北市重庆南路书街从民国初年后逐渐形成,书店越来越多,60年代全盛时期超过百家书店竞争,满满人潮,每天都是旺季,书商数钱数到手软。在那个阅读年代,重庆南路是世界华文书籍的重镇。

重庆南路邻近台北车站,是一条政经枢纽之路,也是一条充满故事的道路。清代重庆南路称府前街、文武街,是台湾历史悠久的一条书店街,日据时期开设「台湾书籍株式会社」,印製教科书,国民政府来台后改名「台湾书店」,后来随着台湾人民知识、识字程度提高,书店需求大增,重庆南路周边书店一间一间开设。

随着书店增加,民众买书就想到重庆南路,这里书店林立,渐发展成书店商圈,规模越来越大,盛产文字与思想,成为全世界华文图书出版最重要的一条街。

老字号商务印书馆、随政府撤退来台的中华书局、世界书局、正中书局,经销教科书的台湾书店,战后第一间由国人创办的东方出版社,以及至今仍具规模的三民书局,还有在那个年代最热门的文星书店等,都汇聚在重庆南路。

附近南阳街补习街,聚集考大学、考公职的考生,参考书、教科书、考试用书大卖,重庆南路书街人潮不断,民国60年代进入全盛时期,每间书店门口大排长龙,早上开门假如没有提前来排队,根本抢不到架上的书籍。

书街贩卖书籍种类众多,有考试用书、算命、战争、言情等各种类,样样齐全,且书店多是个人经营,还没有连锁书店,每间都有其特色和死忠支持者,书街对那个年代的人来说,就像现在的诚品一样,除了买书,更是约会、逛街的首选。

「书店在这里,爱书人也在这里」百家书店漫溢至骑楼的书香氛围,让重庆南路文青又浪漫。

武昌街明星咖啡馆骑楼周梦蝶书摊子上的文学刊物和诗集、北门邮局旁的党外杂誌摊子、骑楼书报摊流动的畅销查禁品书刊如李敖千秋评论,还有聚集艺文人士的明星咖啡馆,让重庆南路成为人文荟萃的一条街,和通往思想的一条街。

台北市重南书街促进会理事长沈荣裕也在重庆南路经营书店,他回忆,书街风光时,一楼是书店,楼上就是出版社,不光是台北人,全台湾民众要买书,都会想到重庆南路,不少人甚至搭火车特别来书街找书、买书。

沈荣裕表示,尤其在学校开学时,书街更是大爆满,学生抢着要买参考书,排队排1小时都算正常,书店的书就早早就销售一空,这是现在书商难以想像,也不可能出现的景象。

台北市重庆南路书街曾经繁华风光,但仍敌不过网购、民众阅读习惯改变等冲击,从全盛时期逾100间书店,至今只剩12间,约一成左右,整条街的餐厅、旅馆数量已比书店多。

重庆南路书街走过民国60年代最盛况时期,整条路没有一间不是书店,人潮比起现在的东区一点都不逊色,后来连锁书店兴起,各地书店增加,重庆南路书街重要性式微,但最受冲击的则是这十年网路的兴起。

网路普及,线上书店、网路资讯发达,不但影响出版业,实体书店也不再是年轻人必去场所,重庆南书街书店一家接着一家倒闭、改行,现在整条书街景致已不复见,取而代之的则是餐厅、旅馆。

「对书街有感情和使命感!」仍在书街营业的书店所剩不多,几乎都是惨澹经营,商家说,餐厅有人要用餐、旅馆可吸引观光客,但书店只剩死忠老客户捧场,年轻人多过门而不入。

仍会到书街买书的林先生表示,网路买书便宜又方便,动动滑鼠就可找到喜欢的书籍,甚至还能线上阅读,不过,他还是比较喜欢实体书籍,到书店买书多了一份文青的氛围和暖暖的回忆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

资讯

推荐阅读

本周热文